传承经典诗词
弘扬中华文化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出自先秦《越人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译文
今晚是怎样的晚上啊河中漫游。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与王子同舟。
承蒙王子看的起,不(因为我是舟子的身份而)嫌弃我,责骂我。
心绪纷乱不止啊能结识王子。
山上有树木啊树木有丫枝,心中喜欢你啊你却不知此事。

注释
搴(qiān千):拔。搴舟,犹言荡舟。洲:当从《北堂书钞》卷一O六所引作“舟”。
被(pi):同“披”,覆盖。訾(zǐ紫):说坏话。诟(gòu)耻:耻辱。
几(jī):同“机”。王子:此处指公子黑肱(?-前529年),字子皙,春秋时期楚国的王子,父亲楚共王。
悦:喜欢。

故事

〖《说苑》曰:襄成君始封之日。楚大夫庄辛过而说之曰:君独不闻夫鄂君子皙之泛舟於新波之中也。越人拥楫而歌。歌辞曰:滥兮抃草滥予昌柢泽予昌州州饣甚州焉乎秦胥胥缦予乎昭澶秦逾渗惿随河湖。鄂君子皙曰:吾不知越歌。子试为我楚说之。於是乃召越译。乃楚说之曰云云。於是鄂君子皙乃扌翕脩袂行而拥之。举绣被而覆之。鄂君子皙。亲楚王母弟也。官为令尹。爵为执珪。一榜枻越人。犹得交欢尽意焉。〗

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说苑》善说篇。《乐府诗集》八十三。《诗纪前集》二。又《书钞》百六引流、舟二韵。《类聚》七十一、《御览》五百七十二并引流、舟、枝、知四韵。《御览》七百七十一引洲、舟、枝、知四韵。)

——逯钦立 编《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

据刘向《说苑·善说》记载:春秋时代,楚王母弟鄂君子皙在河中游玩,钟鼓齐鸣。摇船者是位越人,趁乐声刚停,便抱双桨用越语唱了一支歌。鄂君子皙听不懂,叫人翻译成楚语。就是上面的歌谣。歌中唱出了越人对子皙的那种深沉真挚的爱恋之情,歌词 声义双关,委婉动听。是中国最早的译诗,也是古代楚越文化交融的结晶和见证。它对楚辞创作有着直接的影响作用。(选自《先秦诗文精华》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1版)

故事讲的是楚国襄成君册封受爵那天,身着华服伫立河边。楚大夫庄辛经过,见了他心中欢喜,于是上前行礼,想要握他的手。襄成君忿其越礼之举,不予理睬。于是庄辛洗了手,给襄成君讲述了楚国鄂君的故事:

鄂君子皙是楚王的弟弟,坐船出游,有爱慕他的越人船夫抱着船桨对他唱歌。歌声悠扬缠绵,委婉动听,打动了鄂君,当即让人翻译成楚语,这便有了《越人歌》之词。鄂君明白歌意后,非但没有生气,还走过去拥抱船夫,给他盖上绣花被,愿与之同床共寝。

庄辛进而问襄成君:鄂君身份高贵仍可以与越人船夫交欢尽意,我为何不可以握你的手呢?襄成君当真答应了他的请求,将手递给了他。

赏析一:

起首两句“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洲”,当从《北堂书钞》卷一O六引作“舟”。“搴洲中流”即在河中荡舟之意。这是记事,记叙了这天晚上荡舟河中,又有幸能与王子同舟这样一件事。在这里,诗人用了十分情感化的“今夕何夕兮”、“今日何日兮”的句式。“今夕”、“今日”本来已经是很明确的时间概念,还要重复追问“今夕何夕”、“今日何日”,这表明诗人内心的激动无比,意绪已不复平静有序而变得紊乱无序,难以控抑。这种句式及其变化以后常为诗人所取用,著名的如宋张孝祥《念奴娇·过洞庭》的末两句“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

进入诗的中间两句行文用字和章法都明显地由相对平易转为比较艰涩了。这是诗人在非常感情化的叙事完毕之后转入了理性地对自己的心情进行描述。“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是说我十分惭愧承蒙王子您的错爱,王子的知遇之恩令我心绪荡漾。

最后两句是诗人在非常情感化的叙事和理性描述自己心情之后的情感抒发,此时的诗人已经将激动紊乱的意绪梳平,因此这种情感抒发十分艺术化,用字平易而意蕴深长,余韵袅袅。“山有木兮木有枝”是一个比兴句,既以“山有木”、“木有枝”兴起下面一句的“心悦君”、“君不知”,又以“枝”谐音比喻“知”。在自然界,山上有树树上有枝,顺理成章;但在人间社会,自己对别人的感情深浅归根到底却只有自己知道,许多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对别人的感情难以完全表达,因此越人唱出了这样的歌词。而借“枝”与“知”的谐音双关关系做文章的比兴手法,也是《诗经》所惯用的。如《卫风·芄兰》“芄兰之支,童子佩觽;虽则佩觽,能不我知”,《小雅·小弁》“譬彼坏木,疾用无枝;心之忧矣,宁莫之知”,即是。这种谐音双关对后代的诗歌如南朝乐府民歌《子夜歌》等恐怕不无影响。而“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二句,与《九歌·湘夫人》中“沅有茝兮醴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二句相仿佛(然“山”句为“A有B兮B有C”句式,“沅”句为“A有B兮C有D”句式,亦有不同),也可见出此楚译《越人歌》深受楚声的影响。虽然今人所读到的《越人歌》是翻译作品,但仍可这样说:《越人歌》的艺术成就表明,两千多年前,古越族的文学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马祖熙 等 .先秦诗鉴赏辞典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97 :961 .

赏析二:

这首诗深深打动笔者的地方,是越女对鄂君子晳的倾慕之意。这位女子,在笔者的想象中,应当只有二八年华,她有着如花满枝头般的青春,因而也有如花般甜美芬芳的浪漫情怀。她泛舟于河,水的清透润泽流转给她的生活带来了何等的诗意。这时他出现了。这位鄂君出身高贵,举止雍容,即使和下人说话,也是“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既显王者之气,又有君子之风,风神潇洒,仿佛属于彼世。他的出现如一道强光,照亮了越女的心灵。看他第一眼是强烈的震撼,再看一眼却是止不住的心跳耳红。这便是心悸、心仪,是纯粹的心的被吸引被击中,是不染任何尘俗的爱。当笔者读到“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时,笔者读出了这位女子不可自抑的欢喜。看到了她被爱唤醒后明亮灿烂的笑颜。笔者为她的爱而感动。

哪一位青春的女子心中没有爱的期许,又有几位女子对于爱能够主动地表达?所以,笔者非常欣赏越女勇敢表达爱的坦诚态度。这位长年生活在江中的女子,似乎没有受到太多人间礼俗的限制,不像一般的闺阁女子,欲说还休,半遮半掩,她沐着江风长大,性情也如江风一样直截了当,爽快酣畅。面对心仪的男子,她毫不忸捏,毫不做作,大大方方地表白着自己的心意,她的表白真挚而不轻浮。心却因为紧张而怦怦地跳个不停,想她的眼波里应当流淌着几丝羞涩几缕缠绵吧,想她粉颊上应当洋溢着几许春意几多柔情吧。星光下,是这位纯洁而多情的女子,使夜色温柔,使岁月静好。

不是每场爱都会以两情相悦收场,不是每一种爱都只有甜蜜,没有忧伤。这首诗重重击中笔者的,恰是这种爱的绝望与哀伤。
这位打桨而歌的女子,在爱着的时候应该有深深的无力感吧,她与王子,地位悬殊,言语不通,这便已是难以跨越的障碍。更何况,爱应是心灵的相互吸引,而不是一方的激情燃烧。 王子阅人无数,面对身份卑微的船女,怎会激起爱的涟漪。这位女子的情意,他终是只能辜负了。“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王子或许是知道女子的心意的吧,只是他却故作不知,任之一点一点揉碎在风里,消融在水里,散佚于不可逆转的时间之流里。这于越女,该是多大的苦痛与哀伤。这是一份孤独的爱,得不到爱的回应,只能自饮自酌,寂寞欢喜,独自哀伤。这是一种无望的爱,甚至说不上开始,哪里谈得上结局,只能将爱化转为记忆里最隐秘的心思,在风起时翻阅,在月明时翻阅,一翻阅便溅起满地忧伤。这种绝望之爱使身伤痛,使心沧桑,是生命中的噩梦与劫难。它太沉重,也太苦涩,不如不爱,正如仓央嘉措所说:“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当这位越女忘记身份的差异与言语的隔阂,如飞蛾扑火般走向王子,这种爱于她,已不是命运的恩赐,而是上天的捉弄。这个夜晚,也不止有她与王子邂逅的浪漫记忆。晚风、星光、黑暗的河流,都听到了她无奈而沉重的叹息。笔者只愿她能忘记这位与他不在同一个世界的王子,如忘记一个黎明时模糊的春梦,然后浴火重生,重拾爱的能力与勇气。

初情的欢喜,单恋的绝望,这便是这首诗传递给读者的情感,这种情感多么像我们的少年情事里那熟悉而模糊的一节。所以少年的读者读它,像是在审视自己深藏的隐密的心思,成年的读者读它,勾起的则是对如诗的青春的缅怀。审视与缅怀之余,我们不禁思考,应该如何去把握爱,如何去对待爱。从而更加珍惜身边的人,更加珍视心中的情,也更加慎重地去对待我们无法接受的爱。

这首诗歌不仅在情感上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共鸣,在思想上给了读者以感悟与启迪。在人物形象的塑造方面也是非常成功的。全诗对越女的外貌与动作未加描绘,仅通过人物的语言与心理来刻画人物形象,极有层次地表现了人物丰富而隐秘的内心世界,将初萌爱意的少女特有的欢喜羞怯忧伤细致入微地展现了出来。诗歌的开头“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写越女初见王子的惊喜。这两句反问,既有反复,又有变化。是越女的喃喃自问,有不敢置信的意味。因为幸福太巨大,来临得太突然,所以越女甚至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会落在自己的头上。喜出望外的她唯有将这好运气归结于好的日子。王子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偷瞟一眼,越女的心里已有定论:“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从越女对王子的评价中,我们可以看出王子的亲和平易。也可以看出越女对王子的感激与崇敬,这些都是越女心生爱意的一个重要因素。面对心仪之人,越女“心几顽而不绝兮”,心情紧张而忐忑。这种紧张表现了越女在心仪的男子面前的羞涩与拘谨。体现了初谙情事的少女所特有的单纯与生稚。心生爱意的越女多么渴望自己的爱能得到王子的回应啊,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山木无情,尚且有枝(知),我之痴心,君竟不知。这是越女对王子的嗔怪责备,是越女面对王子,想说而未说的心语,有遗憾与怅惘,更有无奈与伤痛。作者以人物的语言与心理展示情窦初开的多情少女形象,廖廖数语,越女的欢喜悲伤,紧张羞怯,跃然纸上。越女虽然隔笔者千年,却如在笔者对面。 ——(作者:任海燕)

赞(1) 打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古诗词网 »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