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经典诗词
弘扬中华文化

望月怀远/ 望月怀古

望月怀远/ 望月怀古

唐朝张九龄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译文
茫茫的海上升起一轮明月,此时你我都在天涯共相望。
有情之人都怨恨月夜漫长,整夜里不眠而把亲人怀想。
熄灭蜡烛怜爱这满屋月光,我披衣徘徊深感夜露寒凉。
不能把美好的月色捧给你,只望能够与你相见在梦乡。

注释
怀远:怀念远方的亲人。
首二句:辽阔无边的大海上升起一轮明月,使人想起了远在天涯海角的亲友,此时此刻也该是望着同一轮明月。谢庄《月赋》:“隔千里兮共明月”。
情人:多情的人,指作者自己;一说指亲人。遥夜:长夜。怨遥夜:因离别而幽怨失眠,以至抱怨夜长。竟夕:终宵,即一整夜。
怜:爱。滋:湿润。怜光满:爱惜满屋的月光。这里的灭烛怜光满,很显然根据上下文,这应该是个月明的时候,应该在农历十五左右。此时月光敞亮,就是在现在今天,熄掉油灯仍然感受得到月光的霞美。当一个人静静的在屋子里面享受月光,就有种“怜”的感觉,这只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受而已,读读人,应该理解当时诗人的心理才能读懂诗词。光满自然就是月光照射充盈的样子,“满”描写了一个状态,应该是月光直射到屋内。
末两句:月华虽好但是不能相赠,不如回入梦乡觅取佳期。陆机《拟明月何皎皎》:“照之有余辉,揽之不盈手。”盈手:双手捧满之意。盈:满(指那种满荡荡的充盈的状态)。


赏析:

唐代诗歌有三大著名的明月诗,一个是孤篇横绝、盖压全唐的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一个是李白的千古名作《静夜思》,还有一个就是张九龄的《望月怀远》。

在这三首明月诗中,李太白的名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和张若虚的名句“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与他们相比,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就显得更为古拙大气,仿佛随意道来、不假思索,却苍苍茫茫、无边浩瀚的广度与温度在不经意间扑面而来。你看那海面上升起了一轮明月,你我虽然各在天涯,却都在此时沐浴着这圣洁的月光。

论此句中的意象与意境而言,前有谢庄的《月赋》说:“隔千里兮共明月”,后有苏东坡的《水调歌头》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意思和意境确乎都相差不大,但不知为什么,唯有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说的那么自然而然,却又意境雄浑阔大,仿佛随口一读,胸怀之间便随明月生出一种浩大却温暖的感觉来。

事实上,我个人认为像“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这样的语言,绝非只是擅长词语技巧者便能道出,他一定要有人生的深厚阅历与高绝的人生格局为奠基,同时又要不失赤子之心,要有一颗清澈干净的灵魂,也就是说人生的厚度、广度、宽度、高度、风度、气度还有温度缺一不可,否则决不能道出“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这样的句子。

那么盛唐最后一代名相张九龄,他的厚度、广度、深度、高度、风度、气度与温度又是怎样的呢?

广东的韶关至今还有一条街道就叫“风度路”。这条街的名字便因张九龄而起,因为张九龄就是广东韶关的曲江人,也是历史上第一个任丞相的岭南人,清初的大思想家王夫之曾经称赞张九龄,说他“当年唐室无双士,自古南天第一人”。

张九龄可以说是出身名门,其先祖应该是留侯张良后世子孙中的一支,西晋开国功臣张华就是张九龄的14世祖,因而张九龄自幼便有大志,兼之聪慧无比,世人更以神童目之。

23岁那年,张九龄入京参加科举考试,名列榜首,当时世人不相信一个岭南人可以考中状元,甚至议论纷纷,说科场舞弊,所以朝廷无奈,因为众议沸腾,只得重新考,结果重新科考之后,张九龄依然是名列榜首,这下大家才真正的服气。

唐玄宗继位之后,张九龄更是受到重用,因为唐玄宗特别敬佩张九龄的风度,每天看到张九龄上朝时候丰威修整、气质卓越,便高兴地对左右说:朕每见张丞相,都感到精气神为之一震啊!后来每有大臣向他推荐丞相人选的时候,他都要先问一句:“风度得如九龄否”?

张九龄俨然成了唐玄宗眼中的一面镜子,而广东韶关的“风度路”便得名于此。

不光是仪表风度,唐玄宗对张九龄的文章才学也是钦佩至极,他曾经对侍从说:“九龄文章,自有唐名公皆弗如也。朕终身师之,不得其一二,此人真文场之元帅也”。此论一出,时人、后人皆以“文场元帅”称颂九龄。

可是,唐玄宗虽然如此看好张九龄,并最终拜他为相,甚至因此也取得了开元盛世的辉煌成果,可唐玄宗在长期的政治劳作之后,对政务事必躬亲的做法产生了厌倦,想退入深宫享受人生,又想用政治制衡的方式牵制众臣。

于是他便提拔了一代奸相李林甫以制衡张九龄。张九龄是一个极坚持原则的人,又敢于直谏,所以虽然他风度仪表乃至才学超群,但前与姚崇,后与李林甫、牛仙客包括唐玄宗本人都产生了不小的矛盾。

最终在口蜜腹剑的李林甫的种种手段下,张九龄被罢相,出任荆州长史。就是在荆州长史任上,他赏识人才,将一生不得志的孟浩然引入幕府,同时,也是在这一段罢相之后的人生落寞期,他写下了著名的《感遇十二首》和这首千古传诵的《望月怀远》。

可以说,此时的张九龄,已是历尽了人生沧桑、晚年的张九龄,他从少年时意气风发、名满天下,到中年知行合一、锐意进取,甚至在贬官时期打通大庾岭古道,修建了古代的“京广线”,而他后来主政为相期间,既能以农为本、恩惠于民,直接有益于开元盛世的开辟,又能奖掖人才、目光如炬,像王维、孟浩然等一大批出类拔萃的人物,都得到过他的提拔;另一方面,他又能辨识奸雄,他只见过安禄山一面,便断言“将来乱幽州者必此胡儿”。

后来,安禄山因罪当斩,张九龄作为丞相力主将其斩首,可惜唐玄宗不听,后来安史之乱,唐玄宗不得不仓皇出逃四川,一路风餐露宿、困苦不堪,这时候他想起张九龄当年的劝告,悔恨得潸然泪下,感慨地说:“蜀道铃声,此际念公真晚矣;曲江风度,他年卜相孰如之”,慨叹再也没有像张九龄这样的贤相辅佐自己了。

可此时的张九龄早已逝去15年了,后来唐玄宗专门派使者到韶关曲江张九龄的墓前祭奠,以表达自己的回忆与敬重之情。所以严格的说起来,大唐由盛而衰,张九龄就是那一道分水岭。

晚年的张九龄,被罢相之后的张九龄,在他身后大唐即将由盛而衰的张九龄,他的身影可能是落寞的,可他的胸怀、他人生的积淀却已经是无比丰厚的,而且此时他人生的格局却已是越来越高、越来越阔大的。

所以写下“海上生明月”的张九龄,是经历过世事浮沉,是经历过沧海桑田,是拥有了人生的厚度与广度的张九龄。最难能可贵的是拥有了这样的人生厚度与广度,却依然不失风度,不失气度,不失人性中让人倍感温暖的温度,所以他在“海上生明月”之后,想及“天涯共此时”,然后会自然而然地说出“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这里的“情人”当然不是杜拉斯的《情人》,当然也可以包含杜拉斯的《情人》,既可以是指作者自己,又可以指天下一切有情人。

有情人天各一方,在世界的不同的角落,大概都埋怨着这漫漫长夜真难捱吧,他们孤身彻夜不成眠,他们辗转反侧起相思,所谓“竟夕起相思”,漫漫长夜相思之长,竟从明月所生之处而来,让人对这种相思也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有一点特别值得注意,“海上生明月”的“生”和《春江花月夜》里的“海上明月共潮生”的“生”,都是生命的“生”、生机的“生”,而不是只是一个动态的那个升起来的“升”,这里的意境就别有生机,别有生趣,别有一种人生的境遇。

既然有怀远知情人,难免终夜相思、彻夜不眠,那么接下来的颈联,便突然落到了生活的细节上,“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这是说身居室内灭烛望月,一个“怜”字,便让人心生爱意。

中国人啊,尤其是中国古人较为含蓄,很少会直说其爱,在古诗词中要说“爱”,常以“怜”字相替,因为“怜爱”嘛,“怜”就是“爱”的意思。

所以灭烛望月,清辉满屋,只更觉可爱。而披衣出户,露水沾润,月华如练,愈加陶醉。

这样的境地,却突然生出遗憾来,“不堪盈手赠,还寝梦假期”,就是忽然想到月光如此美丽,却不能劝君多采撷,以赠远方亲人,倒不如回到屋中去寻个美梦了,或可在梦中,梦得让人欢愉的相遇。

这样的念头,多么自然啊,又多么干净,甚至带着一丁点的惆怅,还有一丁点儿的希望。

所以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月光下,一切都是浩大的,一切又都是缠绵的,一切都是纯粹的,一切又都是缱绻的,连明月、连相思、连情人、连那个梦都变得那么通透而温暖。

所以读了这样的《望月怀远》,怎能不让人放下眼前的苟且,想到美丽的诗和远方呢。

张九龄一代名臣、一代贤相,却能在人世风云变幻的沧桑之后,依然写下这样既浩大广远又通透温暖的诗作来,真是让人无比感叹。

大概只有盛唐,才能既给人昂扬奋发的人生志向,又给人清澈无比的灵魂坚守,既让人在万丈红尘中矢志不渝地努力追求,又让人紧紧的握住人性的温暖永不放手,那种风度、气度与温度,便是九龄,便是盛唐,便是唐诗难以企及的高度。

摘自为你读诗第20171004期

赞(1) 打赏
转载请注明来源:古诗词网 » 望月怀远/ 望月怀古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